"网红"薛老师离职北大 其付费平台订阅户超25万

高速公路信息网

2020-01-11

"网红"薛老师离职北大 其付费平台订阅户超25万

29岁的壮汉博格温陪着怀孕的未婚妻马多克斯进入产房,没想到站了大半天却在女儿出生前昏倒。

  薛教授所在的平台,目前有多位教授、学者也在同时开设专栏课程  因在付费平台的订阅户超过25万,北大教授薛兆丰近日受到广泛关注。

不过,北京大学有关方面昨日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证实,薛兆丰因个人规划理由,目前正在办理离职。  北大方面昨天确认,现任职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薛兆丰老师正在办理离职,离职系个人规划原因。此前,薛兆丰在某知识付费平台上开设专栏,订阅用户超25万,总收入近5000万。  薛兆丰被确认离职  北大方面表示,薛老师的离职就是特别正常的人员流动,至于离职原因,北大表示这属于薛老师自己的个人规划。

  北青报记者看到,目前薛兆丰仍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官网的师资队伍中。其教授综述写道,薛兆丰的现任职务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法律经济学教授,北京大学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联席主任。

其教育经历包括曾为美国西北大学法学院(NorthwesternUniversitySchoolofLaw)博士后研究员和美国乔治·梅森大学(GeorgeMasonUniversity)经济学博士。

综述称,薛兆丰教授的研究兴趣包括价格理论、法律经济学、竞争政策和电子商务管制与治理。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目前薛兆丰在北大是全职教师,但是属于聘用制教师。

在北大,聘用制教师并不在少数。

  薛兆丰知识付费平台订户超25万  薛兆丰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明星教授,某知识付费平台上显示,薛教授在上面开设的订阅专栏《薛兆丰的经济学课》,订户已经超过25万。

该平台称这是该知识付费平台乃至整个市场上,用户数量最多的专栏,也可以说用户们和薛老师共同构建了全球最大的经济学课堂。

  北青报记者昨天在该付费平台看到,薛兆丰的经济学课栏目目前有250931人订阅,每人每年需付费199元,根据该数据计算,薛兆丰仅在这一个栏目中就收益4992万余元。

此前有业内人士透露,该平台的分成模式是五五分成,据此计算,薛兆丰本人从中分成近2500万。

  薛兆丰在该栏目中表示,从2010年起,我每年都在北京大学讲授《经济学原理》和《法律经济学》两门课。

现在我要通过订阅专栏,把这两门课的精华,原汁原味地传授给你。

在该课程的介绍中写道,课程为音频+图文专栏,每周一到周四更新,上年度(2017年2月20日至2018年2月19日)52周无间断。

在消费者按年付费订阅该产品后,即可永久阅读专栏内出品的所有内容,且一经订阅成功概不退款。

该课程的课程模块包括:人性与稀缺、成本的深意、需求的规律、价格的作用、公司的结构等等,最后还有相关考试。

  另外,薛兆丰还曾在网络上对一些热门话题发表评论,如免费的才是最贵的、提升火车票价格解决春运、网约车平台解决了信息不对称、应确认互联网金融的风险等诸多文章和观点,都令他在网络的知名度大增。

  名人知识付费成副业?  目前,一些名人在知识付费平台开设专栏也较为常见。

以薛教授所在的平台为例,目前有多位教授、学者也在同时开设专栏课程,其中包括台湾大学哲学系主任傅佩荣、物理学家万维钢、计算机学家吴军、北大金融系博士生导师香帅、清华大学管理学教授宁向东、北大汇丰商学院教授何帆、心理学家武志红等等,他们的课程标价都是199元/年,且一经订阅成功概不退款。

目前,他们每人都凭借该平台收获了大量学生,如傅佩荣的《西方哲学课》有2万人订阅,万维钢的《精英日课》有13万人订阅,吴军的《谷歌方法论》有6万人订阅,香帅的《北大金融学课》有12万人订阅,宁向东的《清华管理学课》有14万人订阅,何帆的《北大读书俱乐部》有4万人订阅,武志红的《心理学课》订阅受众为16万。

  万维钢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付费专栏就是要给付费读者提供专属服务。

好的研究结果,除了应用价值之外,还需要有传播价值,能丰富大众的思想。他还表示,为获得好选题,他每天都大量查阅美国各类媒体信息,有时候找两三天都找不到一篇值得在我们专栏讲解的东西。每天,他的专栏文章,从选题、研发到写作,平均需要七八个小时左右,还不算编辑和音频录制时间。  对于知识付费,有读者认为很值得,大学时选的经济学专业却阴差阳错地错过了,如今终于有机会重读经济学,而且还是在北大薛兆丰教授的课堂上,太酷了。但也有读者认为有点贵,花199元还不如买两本经济学经典教材自己读,他们碎片化的演讲无法建立知识体系,且很多内容花不花钱都可以获取,没必要。  完成本职工作前提下可兼职  2016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见》,其中提到允许科研人员和教师依法依规适度兼职兼薪。具体来说,允许科研人员从事兼职工作获得合法收入。科研人员在履行好岗位职责、完成本职工作的前提下,经所在单位同意,可以到企业和其他科研机构、高校、社会组织等兼职并取得合法报酬。兼职取得的报酬原则上归个人,建立兼职获得股权及红利等收入的报告制度。  不过其中同时规定,科研机构、高校应当规定或与科研人员约定兼职的权利和义务,实行科研人员兼职公示制度,兼职行为不得泄露本单位技术秘密,损害或侵占本单位合法权益,违反承担的社会责任。目前,北大对薛兆丰教授在付费知识平台兼职一事暂无回应。  资深科技评论人倪叔对北青报记者表示,教授本职工作就是产生知识、传播知识的,现在通过平台的合作,他的知识被传播了是好事。他进一步表示称,有一个一定要申明的前提就是:他能用市场的方式赚到钱,从方式来看是他为用户制造了价值以后才获取的报酬。  资深互联网分析师罗超则认为,知识付费平台本质是共享经济知识的共享。而共享经济最大魅力在于释放个体能量,不只是让个体有更多的变现机会,也有机会获得更宽阔的人生,比如北大教授,通过入驻知识付费平台,就可以让自己的学生扩大数倍,同时得到可观的经济回报。当然,不是每一个教授都能够将内容在平台上变现,这与其领域密切相关。就是说,北大教授薛兆丰也只是个案,不是所有大学老师都能通过知识付费平台得到类似的回报。  文/本报记者温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