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學的“大家”鄭榮梁:窮究生命之美 不悖科研初心

2018-07-20 09:00 来源:高速公路信息网

生物科學的“大家”鄭榮梁:窮究生命之美 不悖科研初心

当时我就傻了。

生物科學的“大家”鄭榮梁:窮究生命之美 不悖科研初心

  新華社蘭州10月28日電(記者張睿)“北大畢業後,我被分配來了蘭州大學,成為了一名生物科學的老師,到現在也快60年啦。

”86歲的鄭榮梁教授回憶自己初至西北來到蘭大的那一天,如敘昨日之事一般清晰喜悅。  曾任蘭州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的鄭榮梁,獲得過教育部科技進步一、二和三等獎多次,獲瑞士DeBio抗癌獎,從事自由基與細胞癌變的關係、天然産物抗癌及清除自由基作用、DNA的損傷和修復、DNA的單電子傳遞等研究。

這個家鄉在江蘇常州的南方人,卻在北京大學研究生畢業後將自己整個職業生涯都獻給了蘭州大學。

他作為奠基人、親歷者,在那個特殊年代中推動和見證了蘭大和中國的生物科學從無到有、由興至盛的光榮歲月。  “我1958年3月來到蘭大正式報到,那時學校還是在舊址,我到了一看,周圍的教學樓和實驗室全是土房子。”回憶起自己與蘭大的初遇,鄭榮梁教授倣佛又想起當年那個意氣風發的自己,笑了起來。“我當時想,這沒啥,我來又不是來享福的,我是來做事情的。但是進了生物實驗室,我大叫,這可咋辦呀!”  原來那時受條件所迫,位于二樓的生物實驗室樓梯都是木質結構,踩上去晃晃蕩蕩“嘎吱作響”,實驗室的地板同樣是破破爛爛,走上去甚至還會有木板翹起來。“當時一看見這個情況我就很擔心,在這樣不穩的環境下我的天平怎麼能擺正?我稱重時如何保證實驗結果準確?”當時年僅27歲的鄭榮梁看見如此環境,第一反應不是為自己的起居生活,而是替科研環境擔憂。  當問及這樣的環境是否會給他帶來心理波動時,鄭榮梁提到了自己的研究生導師趙以炳——中國著名的生理學家。“當時老師出國考察學習,在巴甫洛夫研究所看見了這麼一幕,蘇聯的一個科學家,將自己的實驗室安排在了樓梯拐角那一點點狹小的空間裏,人家就在那裏做實驗。回來後老師把這件事告訴了我們,對我的觸動很大”。  “搞科研,是不講究條件的。要做學問,你必須全心全意埋頭幹,才能出東西。”這句話,由趙以炳老先生教給了鄭榮梁,鄭榮梁又讓這種精神深埋于他的每一個學生心中。  全心全意撲在科研上的鄭榮梁,很快就獲得了回報。

  1959年,蘭州大學在江隆基校長的敦促下成立了一個新專業,叫做生物物理。

其中心任務是放射生物學。

就這樣,生物係的鄭榮梁被臨時抽調,進入了放射生物學的教學崗位。

“這是個大改行,我本來學的是大腦功能,現在要轉去學原子能了。

”盡管換了方向,卻改不了一位學者扎實科研的態度。

  當時,鄭榮梁等人的任務主要是監測原子能爆炸物在空中的塵埃分布,在全國只有兩個原子能監測中心,一個在北京,另一個就在蘭州。

重新補課,重新建立實驗室,鄭榮梁等人和學生們一切從頭開始,在一線工作了一年後,拿出了一份監測報告,“我們都沒有想到,這篇論文後來被當時的中國原子能科技管理委員會納入了正式的科技文獻,這在蘭大也是首次”。

  這份報告寫出後,江隆基校長還去鄭榮梁的實驗室專門看望他。

“當時江校長一來我都慌了,因為我做實驗需要養很多小老鼠,搞得整個實驗樓都很臭,他們忍不了我,就把我趕到一個女廁所裏去做實驗,江校長怎麼會知道我的實驗室是廁所呢。

”談起這件事時,86歲的鄭榮梁笑得像個孩子。

  在鄭榮梁等人的不懈努力下,蘭州大學的生物學相關專業當時在全國已處于領跑地位。

隨後“設備越來越好,條件也越來越好,全國的相關研究機構也多了起來。

”鄭榮梁親眼見證了生命科學這門學科在中國的興盛發展。

  採訪中,一直侃侃而談的鄭榮梁教授突然打住話題:“哎,我的聲音是不是有點大,不好意思因為現在耳朵有點背了,説話總會不自覺大聲,你要是覺得太吵要跟我説啊。

”  由于長時間的伏案工作和低頭操作儀器,鄭榮梁教授得了頸椎骨質增生,今年四月在脖子後做了一個開刀手術。

天性爽朗的鄭榮梁笑著對記者説:“我就説老年人不能動刀子,做了這個手術後,走路總是高低不平,耳朵也背了,吃飯都拿不住筷子,更不用説握筆了。

”盡管這樣,75歲才從教學一線退下來的鄭榮梁現在依舊喜歡和人交流學術,“我還是喜歡和年輕人聊天,為了不落後,我現在還是會每天看看國內國外最新的科研成果、科技文獻。

”  從當年的小土屋到現在的各項尖端設備以及科研成果,從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少年到睿智謙遜的學術大家,鄭榮梁用一生詮釋科學追求路,用一輩子的時間踐行著科學家的初心。

+1。

(责任编辑:原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