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營利公司 大學生回鄉帶領農民種地年純利過千萬

2018-04-05 09:00 来源:高速公路信息网

放棄營利公司 大學生回鄉帶領農民種地年純利過千萬

五年来,我国贫困程度最深的西部地区脱贫步伐最快,贫困人口减少了一半还多,这要得益于地图上的这些轨迹,每一条都代表东部支援西部扶贫的人员流动,仅2012年到2014年间就有3万3千多条,东部携手西部相应的省市,先富帮后富。

放棄營利公司 大學生回鄉帶領農民種地年純利過千萬

  大二就當起小老板並賺了“第一桶金”的宮祥瑾,又一次做了一件聽起來不可思議的事情——放棄年年營利的互聯網公司,回老家種地當起了農民!  兩年前,這個創業成功的年輕人,把全部積蓄一股腦投進了家鄉天津市靜海區的大片荒地上,讓很多原本看好他的父老鄉親“大跌眼鏡”。不少聲音也傳進了他的耳朵裏:“挺好的孩子種地去了,不就糟踐了嗎?毀了!”  但是,宮祥瑾的“軸勁兒”上來了!“‘軸’你知道是什麼意思嗎?”28歲的宮祥瑾笑著説,不是任性,是破釜沉舟的勇氣。

  他硬是一個人在這片荒地上連吃帶住了半年多,帶人建起了800畝現代化智能大棚,和當地農戶一起種植無公害蔬果,年純利達到1200萬元,讓當地農戶年增收700萬元。  一個大學生的“農業+”創業夢  他認準的這條路,被他稱為“農業+”。

  2014年,被稱為“互聯網+”元年。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指出,互聯網是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新工具。各式各樣的創新創業紛紛與“互聯網+”牽手。  宮祥瑾早就嘗過“互聯網+”的甜頭。

大學二年級時,他作為重慶郵電大學學生會主席,帶著一幫研究生搞起了互聯網公司,賺了錢也賺了經驗。

  他畢業後回到家鄉靜海,適逢當地大力發展都市型農業,大片土地被規劃成現代化農業産業帶,“國家有支持農業的政策,急需一批有知識、有魄力的人,特別是有志的創業青年在這片土地上大展拳腳。

”靜海區農委主任劉才武説,願意選擇回鄉創業的年輕人本就不多,願意回來幹農業的更是鳳毛麟角,宮祥瑾是他見過的“年齡最小,也是膽子最大的一個”。

  “互聯網+”教會宮祥瑾的,實際上是一種全新的思維方式。

在他看來,這種創新的、開放的模式,可以革了傳統農業的“命”。

  在這個年輕的“新農民”心中,“農業+”可以無限延伸、包羅萬象。

他説:“可以加的東西太多了,比如新型設施農業、物聯網、休閒觀光旅遊、農産品深加工、農業培訓,還有大學生農業創業孵化器和農業眾創空間等。

”這些已經在那800畝土地上一點點變成現實,“將來可以再加上互聯網和金融産品。

”  上大學時全身只剩一塊錢  事實上,出身醫學世家的宮祥瑾,此前壓根沒種過地。

“農業是個漫長的過程,很難説到底能不能成功。

”一位專家曾這樣評價他。

起初不少人對這個20多歲的楞頭小子都抱著“看一看”的態度。

  憋著一股勁兒,宮祥瑾開始籌建智能大棚。

他吃住在地裏,沒有房子,就弄個集裝箱放在地裏當房子,一個人住了半年,每天和工人摸爬滾打,進料、稱沙石、盯進度,硬是提前幾個月完成了建設。

  這段難以想象的艱辛,在宮祥瑾看來並沒有那麼難。

他經歷過絕處逢生的錘煉。

上大學那年,他年少叛逆,拒絕拿家裏一分錢,到了學校後身上只剩了一塊錢。

他所有的生活費、學費都靠打工賺取,賣過電話卡、送過牛奶,最後創立公司。

畢業後,他給父母買了一套140多萬元的房子和一輛車,成為親友口中一段傳奇般的故事。  經歷過上一輪創業的洗禮,他明白,一個人的力量有限,一定要請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于是,成立農業合作社,是他“農業+”版圖裏重要的一步。他請來幾十個資深種植大戶組成農業合作社,又深入田間地頭向當地農戶請教種植技術,同時了解他們生産生活中的實際需求。  “農戶在地裏種傳統作物,如玉米等,收益低又辛苦”,宮祥瑾給農民們算了一筆賬,如果在他新建的智能大棚裏,種植高附加值的作物,比如反季蔬菜、精品蔬菜等,産量大、利潤高。  不少農戶跟他抱怨,比種地更讓他們頭疼的是銷路,經常辛苦種了一年,被菜販子層層“剝皮”,最終到農戶手裏的利潤少得可憐。  宮祥瑾承諾,大棚、農機設施、技術指導以及産品銷售等全都由他負責,農戶以土地使用和人力來入股,最終利潤農戶拿7成,此外每月還能拿到土地租金。  目前,有350戶農民跟著這個年輕人幹,平均每戶年增收2萬元。  現代化農業,少不了新型職業農民。宮祥瑾為農戶們開起了免費的培訓學校,教授最新農業生産技術。不僅與他合作的農戶,也歡迎周邊的農民來學習,“經過培訓拿證的農民,每天的收入能增加100元~200元。”  接觸多了,農戶們也喜歡上了這個看上去白白凈凈的大學生“老板”。他會清晨5點準時出現在大棚,擼起袖子跟著農民一起幹活。他愛琢磨,哪些蔬菜有喜熱、喜水等偏好,他都記在心裏,時不時提醒調節棚裏的溫度、濕度等。  很多應聘者來了一看,走了  靜海的土地多屬鹽鹼地,並不適合種植藍莓,宮祥瑾卻偏偏要“試一試別人沒幹成的事兒”。  他請來中國農科院的專家,了解到當地土壤的酸鹼度和含鹽量與適宜藍莓生長的環境相差很大,專門引進了一套水處理設備,並從國外引進基質,通過多次試驗調配出適宜藍莓生長的環境。  如今,靜海第一批藍莓已經育苗成功,正在漂亮的智能溫室中抽枝發芽。他指著在建的智能溫室説,這裏將是集採摘、餐飲為一體的田園餐廳。  他計劃引入一套藍莓深加工生産線,採取國際最先進的冷榨技術,最大程度保留原果中的花青素、多酚等營養成分,提高産出價值。  那些成長中該摔的跟頭,他也未曾幸免。最慘重的一次,是2015年冬季持續多日的霧霾天,由于長期缺乏光照和溫度,很多果苗都沒熬過陰霾,快到收獲季節卻慘遭絕收,一次損失就達40多萬元。  他隨後又跟科研專家一起尋找在缺乏光照的日子裏有效地給大棚加溫的技術。  如今,他的管理團隊大約20人,平均年齡不到30歲,近半是大學生。正在興建的大學生農業創業孵化器和農業眾創空間,在召喚更多年輕人。  “選擇從事農業的年輕人比較少,而他很有智慧也很有魄力,選擇了這個非常有前途的領域。”南開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黨委副書記劉振説。  今年3月初,天津市副市長李樹起到靜海調研,在一片在建的智能溫控玻璃房前,他拍著這個年輕人的肩膀與他做了個約定:“你正在起步,要好好幹,幹好了我還來!”  挺好的孩子去種地,真的“糟踐”嗎?宮祥瑾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説,農村特別需要年輕人。憑個體力量很難改變農村面貌,現在大家的意識還沒到位。他收到過一些應聘者的簡歷,對方對薪資待遇等比較滿意,但實地看了一圈,往來皆農民,連漂亮的社區和超市都沒有,轉身就走了,“這不就是種地嗎”?  也有一些長輩注意到他的表現,願意把子女推薦到他這裏上班。已經扎下根來的宮祥瑾説,自己和這片土地都需要更多的年輕人。他發誓把這裏建得更好,吸引更多年輕人落腳。

(责任编辑:太阳 )